刘强东:我大学开餐厅时就看透,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
2019-04-19 15:26:13
  • 0
  • 0
  • 0
  • 0

编者按:

近日,刘强东又频频出现在新闻里、被媒体推上了风口浪尖。今日的京东已经是家喻户晓,成为了老百姓网购时离不开的平台。可是大家可能不知道,刘强东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也曾失败过。在《我的创业史》里,刘强东倾诉了他大学时期开餐厅被员工伤害的经历。失败是成功之母,想来即便是刘强东也是一样的。


那时候我经常去人大西门的各个餐馆吃饭,其中有家餐馆生意特别火,我去的次数最多。有一天这家馆子贴了一张告示,说老板赚了钱了,准备去西客站开更大的餐馆,要把这个餐馆给盘出去。我一问价,要 24万元。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产权、土地的常识都不懂,我以为 24万元是把这餐馆买下来,房子、地都是我的。我一看,这房子还不小,我想这么大的房子 24万元不贵呀,所以我很高兴,我说机会来了,然后都没讨价还价,带着现金就去了。

我没讨价还价就买了。那时候不兴转账,也没有支票,也没有什么在线支付,什么都没有,我提前去银行取钱,连续取了好几天钱,因为每天只能取 5万元,还有限制呢。我取了 24万元,用好几个书包装,跑那给老板跟前一放,把老板吓了半天,没见过这么傻的,因为也没有讨价还价,他那写的 24万元,我就给了他 24万元。老板数完钱之后问我,还需要做什么吗?我说,不需要做什么了,你可以走了。那老板就拿钱走了,头都没回。

人大西门有个叫稻香园的地下室,一下雨就倒灌,在地上摞两三块砖头才能过人,宿舍里、走廊里都是水,暗无天日,臭烘烘的,厕所也在地下室,也倒灌,根本就进不去。餐馆员工的宿舍就在里面。我说这不应该是我们餐厅工作人员住的地方,生活条件太差,我们做食品的,住这么糟糕的地方,哪能保障食品卫生?于是我在六郎庄租了两个大院子,装了土水暖气。本来简单弄一小煤炉、一铁皮管子就可以取暖了,但我还是装了空调,因为我怕员工一氧化碳中毒。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还有院子,阳光充足,很干净。

我给员工们开会,会上还给员工每人发了一块手表,一共 17块,是当时最好的手表,卡西欧的,100多块钱一块。因为我们宿迁有个习惯,比如结婚时,男方给女方买的不是戒指,而是手表。最好的朋友之间也送手表。“表”呢就是表达,表达我对对方的心意,表达我很在乎你。然后我开始自我介绍,还说了些仰赖大家之类的话,等等。开了好几个小时的会,员工们特别高兴。

员工们都是四川人和山东人,我就问他们有什么困难,回家过年能不能给父母买个礼物?他们说买不了,就能在北京吃饱,不跟家里要钱就很好了。因为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我说这样吧,我给大家涨工资,希望大家把活都干好点儿,咱们把餐厅生意做好点。于是我给大厨涨了 70%的工资,其他比如前台、服务员、洗菜的,还有清洁工,每人涨了 400块钱。

原来服务员吃饭,餐厅的规定是两类饭菜可以吃:一类比如豆芽,放了三天之后老了,放冰箱也不行了,没法卖给客户了,员工可以炒着吃;第二类,客人吃剩的菜,你想吃就可以吃。比如经常上的四喜丸子,只有一个丸子被吃了,剩下三个丸子都没被吃,服务员就可以吃;一条鱼上去,只夹了几筷子,一半以上的鱼没吃,服务员就可以吃。1995年的时候,乙肝开始在国内流行,学校里有点恐慌了,我说如果客人得了乙肝什么之类的,把我们传染上了,我们再传染给别的客人就不好了,所以不能吃客人吃剩的饭菜。菜端上去,不管客人动没动,回来都给我倒了,不允许吃。然后我允许他们每天炒两荤两素,那时候叫“四菜一汤,吃到中央”。我说国家人员四菜一汤,你们也四菜一汤,当然,优先吃那些不能再放的菜。

另外还有一个规定(现在想来是我错了):肉放在冰箱里冻成冰的肉,不能超过三天,要严格控制库存,要循环。过去比如虾仁,放在冰箱里半年八个月,永远不会被扔;有的真的是比较难卖的比如牛舌,放在冰箱里久了,后来菜单里没有了,他们也舍不得吃,说哪天父母亲戚来了可以做点好菜,炒个尖椒牛舌之类的。我说这么冻上几个月,闻着没有臭味,但还是变质了,营养也会变化,这样对客人不尊重,我就规定,为了加快流转,一次不要采购太多。过去为什么一次采购这么多?因为便宜。我说宁愿价格高点,每次采购量少点,控制三天的量,肉三天卖不出去,必须扔掉。

原来老板在的时候,收银的是她妹妹,买菜的是她妹夫。老板走了,把妹妹、妹夫都带走了。于是我新招了几个人,还制定了几项规定。我还懂一点管理,毕竟上过人大,菜单纸必须要用复印纸,以前老板就是这个规定,我给延续下来了,一联给老板,一联给前台,一联给后厨。后厨拿单子出菜,前台拿单子收钱。原来每天晚上老板要跟她妹妹对一次账,怎么对呢?就是把后厨的那一联跟老板手里的、他妹妹手里的两联一起对一下。这三联一对上,OK,今天没有问题;三联对不上,要查。我觉得这个办法挺好,就保留了。但我不能每天去餐厅,因为我大四了,要赶写论文,比较忙。我说我来不了,我每星期来跟你们两人对一次账,买菜的保留所有收据,给人写的欠条也复印(买菜、可口可乐、果汁都是送过来,都是有账期的,不是立马给钱的),然后当作将来结账的依据,凭这个拿钱。

结果,好家伙,过了半年之后,我就费劲了。每周都管我要钱,说当天的钱不够结账的钱,豆芽没钱结……


我就发现自己不断地在外面赚钱,还不断地往餐馆里投钱。然后在这时候你又发现工商所、税务所、城管还有那个什么乡里,那地还不是中关村呢,叫四季青乡,反正那时候都收管理费,总之你会发现几乎每个人都能管到你。

我爸我妈那时候刚又开始赚钱了,我向我爸妈借钱,借得我爸妈都害怕了,还特地赶来北京两三次,问我怎么了。以为我吸毒了或者赌博了,怎么需要这么多钱。我带他们到餐厅一看,哦,他们就明白了,这餐厅肯定有问题,但也说不上什么问题来,反正知道没有做不好的事。就走了,回家了。

最糟糕的是半年之后,突然房东来收房租。我说,哎,这不对呀,这房子不是我的吗?房东乐死了,说这房子是我的,怎么是你的?这餐厅,你只有经营权知道吗?你这是租的。房东拿出合同,我一看,这才搞清楚,哦,原来这房不是我的。我是傻得不能再傻了,以为 24万元连餐厅、地、房都买下来了。那时候我毕竟还是一个学生,压根儿不懂什么产权这些概念,没一点点经验。当时要在农村的话,你要买人家的宅基地,就一句话,钱交上去,宅基地就是你的了,也没有任何证据。

小时候我也没签过这东西,不知道有这个流程。一交房租,惨了,一交就是两年的钱,我又得借一大笔钱。亏不下去了,我说查账,查了一天一夜都查不出问题,最后是餐厅里唯一的一个老北京人,很老实地跟我说:刘老板,我跟你说实话,我觉得你真是好人,对我们都这么好,我不能骗你,我得凭良心,这餐厅你不能开下去了,你开下去多少钱都得亏。我说怎么回事。他说你前联、后联的查有用吗?你看小董跟小张什么关系?两人谈上恋爱了,在六郎庄院里面,本来一个院子男生住,一个院子女生住,他俩现在住到一块儿了,每天晚上一对账,两联一撕,都没了。撕了之后就没证据了嘛,也没有人查啊。两人疯狂地贪钱,最多就把一半钱交给你了。再说那买菜的,你看那豆芽,最开始五毛、八毛一斤,最后涨到两块四了,八个月时间涨三倍,牛肉 12块钱一斤涨到 30多块钱了……所有的进货价格都翻倍了,涨到不能再涨了。

这还不是关键。我凌晨三四点钟去查后厨,打开垃圾袋一看,里面有七八斤牛肉等着扔。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规定存 3天的肉必须扔,于是买菜的为了多贪钱,本来只需买 20斤牛肉,一斤牛肉原来 10块钱,现在都被他涨到30块钱了,再涨就说不过去了,这谎就没法圆了,可不是规定存 3天必须扔吗?于是就买 50斤,买的越多,扔的越多,他赚钱越多。所以按照我的规定,扔肉也变成了他贪钱的一种手段。买菜人这么疯狂地贪,收银员这么疯狂地贪,你说开什么餐厅?

还有一件事情。原来的老板说,员工只能喝客人剩的酒,到我做老板的时候,这个规矩就作废了。他们每天晚上十点钟吃晚饭,大厨刚开始喝的是二锅头,到最后喝小糊涂神,小糊涂神是我们餐厅最好、最贵的酒;啤酒刚开始喝的是燕京啤酒,到最后只喝青岛啤酒,而且每天晚上十点钟厨师带着十几个人喝得醉醺醺的,四菜一汤不够了就再炒。刚开始两荤两素可能吃些鸡肉就是简单的,到最后吃的是虾仁、驴肉、牛肉、羊肉,全都是最贵最好的。慢慢就失控了,谈不上管理了。

那时候我在北京没有什么亲戚,就我一个人,家里也没有人懂餐厅经营,老板和员工之间完全靠自觉和信任。那时候报纸上第一次开启“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恶”的讨论时,我是坚信“人性本善”的,坚信我对你好,你一定会对我好。

到最后,我就跟那买菜的小伙子说,你通知所有欠钱的人都过来。其实那时候不怎么欠人钱了,但因为小伙子急于拿到钱(他得给人家结账才能拿到自己那部分钱),落袋为安嘛,就照办了。我问外面欠多少?他说顶多两三万块钱。我带了三万块钱,都是我跟家里借的。提前一星期贴公告,说餐厅要大盘账,欠的账必须在一星期之内结清,过期不候。全结完了,我跟员工说,今天晚上好好聚聚。以前也聚过餐,但比较短暂,因为每天都忙嘛。到了晚上十点钟,我把最后一批客人送走,把门锁上,我说跟你们好好吃顿饭,再一人敬一杯酒,我说你们做的事情我都知道,我怎么对待你们,你们心里该有数吧?大家都点头。我说你们对我做的事情,买菜怎么回事,每天晚上十点钟之后在这儿吃了什么喝了什么,浪费、糟蹋了餐厅多少酒菜,这事我都知道,我很伤心。我说,我呢今天给你们把工资结清,我走了,这餐厅我不要了,还剩一年的租金我也不要了,你们爱干嘛干嘛,从此呢,我不想见到你们,你们跟我也没有关系了,我跟这餐厅也没有关系了。然后员工每个人发了两份工资。我再也没回过那餐厅,那时候我大学还没毕业。

一家餐厅从赚钱到巨亏 16万元,用了不到一年。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身上就背了 16万元的巨债,我姨父跟着我爸驶船,两人驶了几十年攒的余钱,全被我借光了。大三的时候,我在我们班里面是排名第二富。那个时候应该是学生当中很有钱的。最后作为一名破产私营小老板,我从人大毕业了。

以下内容摘自《我的创业史》。刘强东口述,方兴东访谈、点评,刘伟整理。经东方出版社授权发布(点击观看书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