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苹果的创新能力下降了?
2019-10-31 14:51:03
  • 0
  • 0
  • 0
  • 0

自从大神乔布斯去世后,苹果的创新能力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2012年大屏智能手机潮兴起,三星率先推出4.8英寸的S3和5.5英寸的note2,华为、小米、联想随即响应,苹果却仅仅是加长机身意思一下,两年后才慢吞吞地推出4.7英寸的iPhone6和5.5英寸的iPhone6 Plus,迎合市场需求。

2014年,HTC首次将双摄像头应用于人像拍摄,双摄技术开始在手机上流行起来,华为等厂商快速跟进研发,并于2016年抢在iPhone7 Plus之前发布了双摄像头的华为P9。

2015年,OPPO R7的“充电5分钟通话两小时”洗脑金句火遍大江南北。

2016年,OPPO又乘势快速转向自拍美颜市场攻城略地。

2017年,小米抢先发布全面屏手机Mix 2。

2018年,柔宇科技率先发布FlexPai折叠手机,此后三星、华为折叠屏手机大放异彩。

2019年,5G元年,华为、OPPO、vivo、小米等厂商迅速跟进时代潮流,近期已相继与三大运营商合作推出了各自的5G新机型。而对于这一切令人目眩神迷的新变化,苹果要么根本无动于衷,要么研发效率低下,新品慢人一步。除此之外,苹果现任掌门人库克更是在蜜汁审美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不回头,新品发布会摇身一变吐槽大会,什么Mac Pro从“垃圾桶”进化成“刨丝器”啦,什么iPhone全面屏设计非要留个齐刘海啦,摄像头更是向浴霸灯看齐啦,令人忍俊不禁。有人抱打不平,认为库克虽然没啥品味,但整体上来说还是个挺成功的商人的,也许是吧,但不管怎么说,如今的苹果毫无疑问已经进入食老本的后乔布斯时代。英雄迟暮,美人白头,何以没有了乔布斯的苹果,却日益走到如今江郎才尽的地步呢?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专注商业结构研究20多年的早稻田大学商学学术院教授井上达彦先生近年新著了本《从1到100——模仿与创新的经营学》,一针见血地提出“模仿是创造之母”、“不可模仿的结构正是通过模仿诞生”等深刻洞见。他分析苹果的初期成长,发现麦金塔的图形用户界面和鼠标操作、初代iPod的外形设计、Music Store的服务模式等等其实都各有其参考的原型,苹果公司实际上是一家非常擅长模仿的企业!而我们或许也可以说,正是凭借着这种对优秀创意的虚心借鉴与极致再发挥,苹果公司才日益站在了前人的肩膀上,一度登顶创新之巅,成为智能手机时代的领跑者。遗憾的是,当创意天才乔布斯猝然长逝,苹果的后继者们却显然对这一成功的关键秘密认识有限。


为什么苹果的创新能力下降了?



现任CEO库克其实对创新不可谓不重视,自他上任以来,苹果的研发支出持续攀升十多倍,截至6月的最新季报显示,苹果研发支出已达42亿美元,为该公司有史以来研发方面的最高季度支出,此外,苹果公司还计划2019年全年研发投入要超过160亿美元,不可谓不竭尽全力。然而或许正如传说中的独孤求败一样,当苹果登顶行业最高点之后,便必然难免“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的寂寥难堪,当自己的创意便已是业内的最佳创意,又该从何处去继续模仿创新呢?当继续模仿创新的思路变得困难,创新的努力便只能在既有的范围内兜兜转转。故此,尽管每年苹果的研发投入都在持续加大,却愈发收效甚微。可以说,库克虽然明白创新的重要性,但却始终停留在为创新而创新一味砸钱的表面阶段,对于模仿与创新的关系以及创新的实质性突围战略缺乏更深层次的认识与理解。而这一战略眼光的局限,当面对大量来自中国的后起之秀的前仆后继式冲击之时,更是暴露无遗。


为什么苹果的创新能力下降了?

《从1到100——模仿与创新的经营学》


井上达彦先生在论述应对竞争的模仿战略的时候,曾提出一种同质化战略战术,即当竞争对手已经确实占据市场优势时,不管对手到底能否成功,先拿出一个类似的东西,与竞争对手或者业界领导企业保持同步才是。这样即使提前行动的对手企业全部失败了,也比有一家成功,从而彼此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要强得多。我们回顾华为、OPPO、vivo、小米等中国手机厂商的赶超之路就会发现,这些企业无一不是在模仿苹果的道路上杀出重围的,从相似的外形设计到日益优化的内核配置,再到更接地气的技术创新与使用体验,不停地模仿创新,模仿创新,再模仿再创新,再模仿再创新。然而反观苹果,在面对业内后发者不懈努力、试图通过模仿实现创意赶超的时候,它却总是反应慢两拍甚至熟视无睹,只顾按着自己既定的创新路线闷头闭门造车,惫懒于积极采取同质化竞争战略压制对手,以致于那些本来远远落后的厂商同行们得以借机迅速发展壮大,蚕食市场。非要等到事态持续恶化,消费者吐嘈声不断,再才被动跟随潮流挽回市场,显然只会人心尽失,为时已晚。最新出炉的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报告显示,在全球手机销量排名中,华为已经以18%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二,而OPPO也以11%的市场份额与苹果并列第三。昔日创新之王,荣光已然不再。

或许库克决意捡起乔布斯当年早已舍弃的触控笔,也还是有以业界王者三星为标杆进行模仿创新的考量吧?但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个昏招。正如乔布斯当年所怼,使用触控笔既要取出来然后放回去,一旦丢失还会极其糟心,谁会想用?全世界最好的触控设备就是我们人人都有的手指!在这个日益物联网化的世界,越来越多的设备以人体感应和触控为出发点,而在人体触控之外强行额外增加一支随时存在遗失风险的触控笔,除了方便商务人士装逼和艺术设计相关行业的从业者绘图所需之外,实在想不到更多的实用意义。正所谓创造性模仿需要理解其根本原理,表面的模仿只不过是事物表面上的横向移动罢了。如果库克只是草草跟风三星的SPen,而不是抽象提炼其背后的商业模式,并有机结合到自己的生意中来,那么模仿便永远只是一场自我感觉良好的盲目跟风而已,又何来激发模仿的连锁反应,催生新构想、产生新创意呢?


关于创造性模仿的具体实操,井上达彦先生在《从1到100——模仿与创新的经营学》一书中着墨颇多,他不但从模仿谁入手,总结了四大模仿类型;还从模仿什么入手,指导运用P-VAR分析框架提炼核心商业模式;不但从怎样模仿入手,总结了创造性模仿的五个步骤;更是补充了模仿中可能存在的甜蜜陷阱,警醒世人。可见,模仿二字说起来虽然容易,真正做起来却门道颇深。面对江河日下的危局,蜜汁审美的库克或许也是时候好好梳理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实行切实有效的经营变革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